短篇集 重口血腥虐腹 虐女,雷者勿进
玉山叠云短篇集 重口血腥虐腹 虐女,雷者勿进
各种血腥重口变态玩法虐女人肚子,有h情节, 包括不限于剖腹、掏肠、虐子宫…怎么血腥怎么来 个人xp,不涉及不尊重女性问题,雷者可绕道
掏错人
天凉好秋掏错人
上公共课,我本来是想掏口袋拿手机的,突然手跟不受控制似的往旁边的人掏了进去。其实这也没什么,虽然有点社死但道个歉不就完了,但该死的是旁边这哥们口袋里面竟然破了个大洞,我的手直接摸到他那一团了!更该死的是他是我室友!最该死的是室友很讨厌我!最最该死的是现在室友误以为我喜欢他要我对他负责,要是不负责就传播我是猥琐男,可我是个带把的直男啊! 不过他也没说怎么负责,可能是我误会了,我给他买条新内裤试试。
思寂寥(古言/1v1)
思寂寥(古言/1v1)
? ? ? ?亲王X公主。? ? ? ?将笄之年的小公主,不在宫中议婚待嫁,自请去辽东。? ? ? ?不少人以为小殿下兴许是性情、格局皆异于常人,不愿屈居内帏,年纪轻轻便牵挂国计民生,欲为陛下、为社稷分忧。? ? ? ?今上年事渐高,但膝下始终没有皇子,崩殂之后皇位不定会落到哪位藩王家中。? ? ? ?辽东权势虽重,血脉上终归隔得远,皇位必定会是妹妹的亲堂兄弟们的。封从也不想要那东西,一个辽东就够他受了,有时候甚至想剃了头做和尚或蓄了须做牛鼻子去清净。?? ? ? ?然而后来,陛下病势骤恶之时,妹妹对他说,她父皇属意他为新君。? ? ?“我那几个亲堂兄,慢说没一个及得上你的,你可也为我想一想?若是旁人得了位子,你我之事如何容得?且,恐怕不止是容不得你我之事,我要傍身何人,全然不能自主。”? ? ? ?见他犹豫,她笑笑,对着他冷嘲兼热讽,“你若拒斥那位子,当初为何敢碰我?你不知晓碰我的代价很大么?”? ? ? ? 再后来,她表兄许濯涟往宫中谒见她时,见她扇上题字是“屈宋魂冥寞,江山思寂寥”之句,反诘她:“江山不就是容儿你的么?朱批是辽……陛下的字体,却是你的手笔。”? ? ? “多思多劳,寿数不长。二十五月度过后,我就没必要还留在这宫里,留在父皇生我养我之地了。”她道,继而莞尔,“横竖只要我心中愿意,又对他开口,他就能将我拱手让出。”? ? ? ? 他,指得自然是她的好堂兄封从。??? ? ? ?厌世哥哥没有经受住诱惑,被妹妹push进火坑里,还要面临始乱终弃的故事。? ? ? ?妹推他的动机是矮子里拔高子,不想让父皇苦心造就的中兴之业,断送在更不靠谱的人手里。最后想离开,仅仅是想多活几年,某一个人,世俗功业什么的,说抛下就都可以抛下。??? ? ?“表白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,成年人需要诱惑。想学会诱惑,首先要放弃做人。一般有三种模式:要么变成猫、要么变成虎、要么变成被雨淋湿的狗。”(坂元裕二《四重奏》)?
改写剧情后我成肉文女主了
甄香改写剧情后我成肉文女主了
陆榕穿书到集万千狗血于大成的总裁文中,身份是女主同父异母的妹妹,从第一章陷害女主到大结局的无脑大反派! 为了不惹上麻烦,为了不落得凄惨收场,陆榕狠心拒绝混血大帅哥的爱,千方百计和男主撇开关系,苦口婆心劝说自己为女儿坏事做尽的妈妈顾琴回头是岸,也尽量不跟配平文学中的女主好友,以及男主好友发生龃龉…… 在她兢兢业业的努力中,原剧情是改变了,她也荣幸的从女配跃升为女主。 但问题是,原本的豪门总裁娱乐圈言情文,竟然逐渐变成了np高h辣文?
甜牛奶饮品
臆想甜牛奶饮品
一次无意的窥探,一场蓄意的谋划。两个看似永久平行的人却交织在一起。 娇纵少爷双性受引诱腹黑学霸酱酱晾晾的故事。
手心手背(NP,真伪姐弟骨)
清瓷酒手心手背(NP,真伪姐弟骨)
她和楚明洲有着相同的姓,和凌曜有着相似的名。他们,一个是她挣不开的亲缘,一个是她斩不断的血缘。手心手背,不论选了谁,都注定会伤害另外一边。“姐姐,你到底要谁?”两个同样英俊的少年,一左一右地站在她身边,虎视眈眈地发问。呃,楚曦心想,两个都要行不行?知道她无法做出选择,他们只能让步。首先需要接受的,是如何作为弟弟,共享姐姐;然后被迫习惯的,是如何作为伴侣,共享恋人。
风月与牛马
欲泄莲花风月与牛马
连纣是个精神病,迷糊又娇气,有时候还疯的离谱。偏偏就是这样的她,成了大院子弟们的 ...
被嫌弃的omega却要乖乖艾草
伏不是被嫌弃的omega却要乖乖艾草
文案: 华斯礼从小就厌恶Omega,但是一次偶然之下,他控制不住Alpha的本能把那个疯狂追求自己的Omega永久标记了。意识回笼,他从Omega身体里抽离,沉下脸想离开,Omega却抓住了他的手臂,满脸绯红:“别……别走……” 华斯礼毫不留情地甩开他的手,冷声道:“章凌,你以为这样勾引我我就会喜欢上你吗?真恶心。” 章凌愣住了,漂亮的眼睛里雾气弥漫,半晌,他默默仰面躺回床上:“对不起,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。” 他这么乖,华斯礼反而有点不习惯,但他什么也没说,转身便走。 从那天起,章凌就一直没有出现在华斯礼的视野里,后来,华斯礼听说章凌退学了,但他并没有过多关心。 再次见到章凌,是在半年后。 华斯礼陪朋友去夜店过生日,还没入座,左侧卡座突然闹哄哄的,似乎发生了争吵。他循声望过去,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 只见穿着白色衬衫的服务生拎起酒瓶,啪嚓砸在了对面中年男人的头上:“你他妈摸谁呢?” 男人抹了一把头上的鲜血,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,差点撞到桌子。 服务生“啧”一声,丢开瓶子,甩了甩手上沾到的酒液,心道又得换份工作了。 他冷着脸转身,却猝不及防撞到一道夹杂着鄙夷、探究的目光:“章凌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 —— 是之前给大家承诺的华斯礼和章凌的平行番外嘿嘿嘿,Alpha腹黑疯批攻XOmega貌美坚韧受,狗血/追妻火葬场,但一定是甜甜的he!

好看的都市青春最近更新列表